北京赛车pk拾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送彩金 > 政务动态 > 图片新闻 > 正文

保德?黄河冬捕

 时间:2019-12-26 12:03       大    中    小      来源:黄河新闻网忻州频道

  冬捕,顾名思义,冬天捕鱼。

  冬捕非冬补。但谁又能不说冬捕就是为冬补呢?当然,冬补的方式很多,冬捕是最原始、直接、最接地气的一种冬闲运动。冬捕的乐趣也是人生的幸事一宗,这种冬捕运动,貌似南方人是无法体会其中的惬意曼妙所在。

  中国民间以立冬为冬季之始,需进补以度严冬。立冬意味着进入寒冷的季节,人们倾向进食可以驱寒的食物。按照惯例,一般杀鸡宰鸭或杀羊炖猪,加当归、人参等药物炖食,也有用糯米、龙眼、糖等蒸成米糕而食者,杭州人此节习吃馄饨。立冬,闽中俗称“交冬”,意为秋冬之交。立冬“补冬”,俗称冬补。

  吃鱼,也为冬补一种。冬天是对身体“进补”的大好时节,俗称“补冬”。补冬时节来一场黄河冬捕,这也是北方黄河沿岸民间的一种自发运动。捕鱼不同于钓鱼,捕鱼比较大手笔,比较勇猛干练,干脆直接,单刀直入,出手见高低,与钓鱼相比,高下立见。钓鱼是个慢功夫,练耐心的好活计。从捕鱼钓鱼就能看出人的性格来的。不消说,捕鱼者、好爽、迅捷,说话注册雷厉风行。钓鱼者就温柔细腻多了、不温不火、不紧不慢,天塌下来感觉也不会歇斯底里的咆哮。捕鱼者,偶尔会大惊小怪、没心没肺般、快人快语。换位思考,以鱼的角度立场看人,世界也是真奇妙。

  冬捕其实是个概述。普遍来说,冬捕就是捕鱼,其实,在雪地里捕鸟,捕野兔等等,都算是冬捕。只是,近年查干湖冬捕名号在外,人们提及冬捕,就会想起查干湖冬捕宏大震撼场面,就会想起捕鱼的盛大情景。

  保德冬捕与之相比相形见绌,略显小打小闹,是小众范围的冬天运动,并不普及,也不流行,更没有和查干湖一样形成固定冬捕节日,冬捕大会。自然,也无头鱼一说,更无拍卖一说。也没有东北冬捕那些隆重的程序跟仪式,不举行祭祀、不诵经、不喝壮行酒,但心中却有着和查干湖冬捕者一样的祈愿,祈祷获得丰收,年年好运,年年有余。

  偶尔也有捕鱼者拿来集市售卖,价格恁高,一斤二三百据说是寻常价,物以稀为贵,又是地道黄河鱼,冬捕所获,来年开河,流凌时节,黄河鱼依然有价无市,火得不要不要的。倘若真是捕获黄河石花鲤鱼,那绝对有锦鲤翻身的预兆,抢购蔚然成风。说到这,就得说说保德石花大鲤鱼了。

  史料记载,石花鲤鱼是黄河鲤鱼中的极品,是天桥峡所产的石花鲤鱼。天桥峡位于保德县城上游二十里处,两岸绝壁,落差大,水流急,是黄河上一个险要去处。峡内石窟石缝众多,生长一种石花草,是鲤鱼觅食生长的好地方。石花鲤鱼只限于天桥峡才有,产量很少。其特点是赤眼,金鳞,十片大甲,脊梁上有一条红线。

  1697年2月,康熙皇帝亲征噶尔丹路经保德,地方官唐文德献上石花鲤鱼。皇帝享用后大加赞赏,在给心腹太监17封信的第三封中这样写道:“二十八日,到保德州,黄河边上,朕乘小船打鱼,河内全是石花鱼,其味鲜美,书不能尽。”皇帝喜欢上石花鲤鱼,命令以后每年进贡。从此,石花鲤鱼“本资民用反为殃”,成了保德的一个祸害,地方上常年派12条官船为皇帝捕捞石花鲤鱼。

  按例,进贡皇帝的鱼为140条,但各级官员层层加码,到头来保德每年要上贡4000条。春夏秋三季捕到的石花鲤鱼全部养起来,到冬天,把鱼吊起,一层一层淋上水,形成冰鱼,然后起程上贡。直到辛亥革命后,保德进贡石花鲤鱼的苦难历史才告结束。

  冬捕是人与自然的较量,也是水和鱼的对抗,更像是一场万物之间的相互拯救,相互成全。冬捕者,满腔热忱,热爱生活,是对自然的倾心,是一场农闲生活的再造,能从冰天雪地中发现舌尖上的故乡也有着得天独厚的风格。风是硬了一些,水是冷了一些,但心是火热的,柔软的,凌冽的空气里漂浮着欢声笑语,夹杂着榔头打击冰面的噗噗声,像是最新版的打击乐,昭示新的生活充满欢乐,充满新鲜的美味,脑海已经浮现着满锅的鱼香,在冒着热气腾腾的窑洞里,亲朋好友围坐在一起,酒杯叮当,热辣滚烫。谁说冬天的日子不可以生动鲜活,谁说冬天的故事不可以热血沸腾。冬捕,让冬天的景象不再是一张干瘪的油画,它可以在洁白的大地上看到热气蒸腾,也可以在如镜的河面上照见铮亮的人生。

  有人说冬捕是投机取巧,我觉得不对,此言差矣。冬捕怎能是投机取巧呢?冬捕的劳作付出在笔者看来,比春天更艰辛,比夏天更吃力,寒冷刺骨的冰面,冷风抽打周身的无情已经是对冬捕者最严厉的考验,谁能经得住瑟瑟发抖的身躯长时间在户外,而且是在冰河上的伫立呢?唯有冬捕者;谁能跪在冰面上双手伸进零下近20的冷水中捞鱼呢?唯有冬捕者;谁能和冬天拥抱?谁能和冰河靠近?谁能和冰块游戏?谁能有一双慧眼在冰之下洞穿那些凝固的水中的灵族?唯有冬捕者。

  冬捕者,像是冬天的主人,唯有冬天,让他们感到兴奋和快乐,不惧严寒,拥抱冰雪,在冬天里,唱费翔的一把火,跳冬天的森巴舞,海吃冬天才算正儿八经的火锅。小时候,这些冬捕者就是堆雪人,打雪仗的好兄弟,是穿着登山服、羽绒服、滑雪衫在雪地里撒野的贪玩者,是可以在纷飞的大雪中尽情奔跑的顽童,是仰天张大嘴巴任凭鹅毛大雪落在嘴里的痴情者,陶醉者;他们仰面吃雪有时候就像是一个杂技演员在玩顶杆,追着那些大片大片的雪花,主动的,刻意的,要让看准得那片雪花准确无误落在自己的嘴里。他们爱冬天,爱雪花,用吃雪的夸张搞怪来证明冬天在他们心中无以轮比的至美。

  冬捕者,是冰上的风景,也是雪地里生动的剪影。他们捶打冰面,拿最原始的工具,斧子、榔头、大锤、铁锹、恨不得所有的农具都想派上用场。冬捕,远没有别人所看到的那么轻松,那么好玩,这是勇者的游戏,而游戏,对于冬捕者来说,不是肤浅的代名词。冬捕,让他们变得更加勇敢无畏,内心变得强大无比,坚不可摧,都说心志锻炼人,其实,寒冷的冬天也能造就人,越艰苦,越知难而进,越奋斗,越成功。冬捕过的人,才能体味到什么是先苦后甜,才能感受到什么是坚持就是胜利,才懂得幸福是奋斗出来的真正含义。吃过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没有在冬天里打拼过、斗争过的人,不足以讨论人生。冬捕者才是生活的教科书,是岁月的现实版本,是人生的厚重指引。

  显然,黄河冬捕没有形成规模宏大的场景,它不像查干湖冬捕那样声势浩大,毕竟,它是流动的江哥,毕竟,是比湖泊更要凶险。无论是在内蒙古达拉特旗黄河几字湾还是在山东曹县黄河湿地,或者就是在山西保德黄河浅滩之上,在晋陕黄河大峡谷,在老牛湾腹地,都有着冬捕的另一种呈现形式。不外乎在更多黄河地段有着更为宏观的冬捕景象。

  保德冬捕,更像是一场散兵游勇的个人行为,是两三好友相约的运动,是冬捕爱好者的自发,是户外运动者的必然项目。冬捕的乐趣就在于和冬天这样直接的对抗,在对抗中体悟四季鲜明的特色,体会黄河母亲另一种冰清玉洁晶莹剔透的馈赠,这是冬天最鲜美的礼物,这是黄河最无私的给予。如果说,黄河捞鱼景象是一场合唱盛况,黄河冬捕就是一场独唱,或者说是两三人小重唱。怎么说,冬捕者这般投入、认真、虔诚、卖力、如此敬业,又如此具有一种令人鼓舞的能量,无形中会提振我们对生活全新的认识。

  虽然冬捕,不能一网打尽所有黄河鱼群,不能和查干湖冬捕相提并论,但黄河冬捕亦然别有情趣,妙不可言。有时候,费半天劲捕一条小鱼,也是莫大的乐趣,有着收获的喜悦,若是手气好,捕获几尾大鱼,就像彩票获了大奖令人兴奋无比。冬捕者,像是冰河的雕塑者,更是对冰面进行再造、打破、重生、再现,在冰河上开凿一个又一个四四方方的豁口,一看便知经验技术在手,知道如何对冰河下的黄河鱼进行引诱,知道鱼儿的习性,懂鱼群的生活,凿开的冰窟窿更像是冰河的换气扇,是水下生物透气所在,趁它们迟缓地游来的档口,抓好时机,鱼篓入水,总有收获。

  黄河冬捕不同于黄可捞鱼,虽然都是“河上的故事”,岸上的人们作为看客,只看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情景。黄河捞鱼规模盛大,黄河冬捕相比之下就显得寂寥冷清,感觉是极端个人的行为。冬捕,让更多南方人艳羡,这也是真实的版本。是日,冬日采风偶遇冬捕场景,第一时间拍冬捕视频图片晒入朋友圈,南方友人忍不住三连追问,在哪里冬捕?是黄河吗?捕到鱼了吗?一一回复,又问,看着就好玩,好想去。赶忙给一个手指,意思快来,一起嗨皮,那边又回复,太冷,好怕冷,唉,纠结啊!——这就是南方人对于北方冬天的羡慕嫉妒恨再加一份纠结无奈和左右为难。

  这倒让北方冬捕者大感快慰,谁说南方才是生活的中心?才是美好的泛指?身在福中不知福,北方人很多时候忘记了故乡冬天的别致,这份清冷幽深的简朴,是岁月给的礼物。冬天如果没有冬天的样子,冬天如果不能够冷到滴水成冰都觉有些不过瘾,冬捕者会觉得这样的冬天不像冬天。不像冬天的冬天,人会有些许的失落,说不出,写不下,难以描绘,无法形容。这是冬天不可言喻的事物。

  告别冬捕者,乘车继续远行,回望那些依然在冰冷的河面上的冬捕者,心生感慨,他们才是对待生活最是认真的人。没有这份认真,注定徒劳无功。他们能豁出去,也能做得到。不怕脏,不怕累,风里雨里,水里泥里,冰里雪里,都有他们认真做事的身影。冬捕,在别人看来他们就像是一场农闲的玩耍,其实,他们是认真的付出,在付出中获得生活的欢乐。

  而我们,这些漫山遍野的“冬游者”,这些背着相机利用节假日四处采风的人,与冬捕者相比,不够认真,不够虔诚。我们似乎还没有伏在地上,还没有真正潜下身躯真正耐得住寂寞去荒郊野外拍上一些珍贵的飞禽走兽,拍上一些奇花异草,拍上一些天时地利人和之下的美景大片,一句话,我们中的大多数,豁不出去,没有这勇气,也没有这精神鼓舞,还没有这脚力、心力和体力。我们只是走马观花悬浮在生活的表面,纵横四海,驰骋疆场,在最直观和便捷的层面上,带着与所拍景象有缘无缘的自嘲,去发现和定格一些触手可得的人间万象。

  或者说,我们还没有这份成大事的野心,我们太容易知足常乐,太容易就这样满足。也许这不是坏事。在对照和反思中,我们深知一些深刻的道理,深知自己需要什么,也许唯有看淡更多名利,才让自身变得这么从容洒脱。但,我相信,我们起码也是认真的对待生命中的每一天。把握现在,认真做事。用玩的精神滋养自己的生命,在烟火俗世中,活出真趣,活出深情,活出一花一世界的开阔人生。

  黄河冬捕像一幅空灵的画卷,在苍茫的晋陕峡谷呈现出一派大气恢宏的山水写意,长久的定格在故乡人的心中,成为一场冰雪世界中的美谈,成为围炉煮酒话丰年的炙热桥段。(通讯员/王海荣)

 

 

  

关闭本页